2018年9月26日星期三

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我還寫Blog

寫部落格已經有好多年,一晃應該有10幾年,第一次接觸這種寫文章的平台之前,首先我經歷了一場手術,也就是左手在一次踢球中跌倒受傷,植入鐵片後,對往後想往修車行業發展的我,無法舉重,也只能斷了那條路,那時我初中一。

當然,我也聽到了那句,你現在也聽過的那句話,什麼上帝為你關起一扇門,也必然為你開啟另一扇門,說明天無絕人之路,船到橋頭必然直,也在姐夫的鼓勵下開始接觸寫稿投稿。

第一篇我還記得名字叫《愛心箱子》,刊登後高興得很,那時我想起了三年級教過我華文的級任老師,那時我被她從班上挑選後,特別到她也和我同一花園的住家裡補習作文,有一次還把文章釘在班上後方的佈告欄上,那一次讓全班同學看了我的文章,我的臉是第一次感覺發燙,紅紅的,沒什麼,就心裡一陣小開心。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文章被人看到的滋味吧,於是在數年後的中學初中,開始寫稿投稿,文章刊登在《光華日報》,那種被肯定的感覺,及發覺許多人都在閱讀的時候,感覺不賴,陸陸續續又有許多文章刊登在了報紙,後來轉戰其他報紙,投稿量漸多。

拿過的稿費,從10令吉、15令吉到30令吉、60令吉和90令吉不等,最高的稿費曾拿過200令吉,那是一篇小說,寫了非常久,刪改無數次,如今回想起來,我都佩服自己的毅力,那份堅定不移,如今不是不再有,而是改以另一種形式存在,不再限於文字,而往其他方面衍生,那是一種對做事情的努力和認真學好:拍照。

中學後期才接觸到部落格這平台,那時一開始我也用BLOGSPOT,唯後來覺得它呆板枯燥,才轉換平台到MSN的平台寫,再後來發覺單調,於是轉換到一個叫做“樂多”(Roodo),格局精簡的部落格平台,在那裡寫著寫著,就這樣度過了我的學院生涯。

後來這個部落格荒廢一陣子,因為畢業後呆在吉隆坡工作那一年多的時間裡,根本沒有時間更新,荒廢一段時日後,我又開始重新寫起時,是我辭職後,到了台灣深造之時。

那時初到台灣,朋友不多,就那幾個馬來西亞來的學院同學,娛樂不多,也因資金有限,不經常往外走,過得像窮仔的生活,幾個錢,一碗麵,慢慢吃,回到宿舍,有部落格就開心,可以寫很久,可以寫很多次,那時的“發稿量”特別多,也因為這樣,樂多成為了記錄我大學生涯最多事蹟的部落格。

有人在部落格寫文章,是為著以後他不在人世了有人可以記得,因為網站是永久留存,但我卻不是這樣的想法,純粹是我寫我思我想,就好像以前小學時,我常寫日記,長大後平台不過是換到部落格上,在電子平台繼續書寫人生。

後來不知為何,樂多的功能不能滿足於我,我又開啟了新的部落格,也就是目前這個,從大學畢業後正式投入職場,一直沿用至今,不曾換過,一開始更新速度很快,文章量很高,慢慢退減成一個月一篇,甚至有時一篇也沒有。

由於我的職業是給大城小事筆記和拍照,因此工作上每天與方塊字打交道,處理大量文字後,回到家往往不想再動,今天特別留在公司處理手頭上的一些工作,獨自呆到今晨1時多才回家,洗了澡,整理了攝影包和背包、抹一抹房間的灰塵,卻不覺累,還很精神。

腦海中不知為何想起一首歌,黃義達的《那女孩對我說》,中學時聽過,整理房間時,忽然就動手開電腦,找回以前的部落格來看,與舊時的自己相逢在這深夜裡。細細品嚐著、回顧那時書寫的心情,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我只想回去一個某某時段,享受那時段後,再回到來現實中,但真有這樣的時光機嗎?

舊的,已被我荒廢、棄用的部落格,舊篇章裡很多的人事物,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我還在寫,有句歌詞是這樣唱的:“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2018年9月13日星期四

飛車趕赴現場

只有真正得到放鬆的時候,你才會真正去收拾,正忙碌時出現那些零零碎碎的所思所想。

剛過這個禮拜,依然是心情起伏兩極化的一週,而我這行業就是如此,現在,我坐在一間咖啡廳,寫部落格,喝著熱咖啡,吃塊蛋糕,全身感到輕鬆,內心卻有一絲絲漣漪迴盪。


星期一晚上,關掉了房燈,開了風扇沒開冷氣,因為天氣最近入夜後蠻冷,正在被窩裏,入睡之際,主任來電說臨時有個任務,那地點在遙遠的吉打州西嶺。

這個感覺,就像把你突然從冷冷的北極海水裡,撈起來丟進炙熱的沙漠,心裡熱熱的,好像這任務你絕對要擔便是。要到一個路程遙遠,而且深入山群裡頭的小鎮,跟進一宗橋塌奪命案件,講完電話才幾分鐘,收拾好物品,電腦、相機、食水,拉上外套拉鍊就外出了。

上了南北大道,跟已經睡著的柔妹彙報一下。


那個地方叫做西嶺,群山圍繞,走了南北大道,還要走一段郊區小路才能到達,還真是第一次凌晨獨自開車,走在荒山野嶺的道路,沒有路燈,只有星星點綴的夜空,看似很美。

來到深夜寧靜的小鎮,放慢速度觀察警車、消防車或救護車,我的小藍引擎低聲作響走在鎮上,是唯一的聲音,看到救護車轉出路口,當下問了問,原來不是去現場的,不過他們倒知道地點在哪裡,問了個方向,原來還要繼續再上,到了現場就是不斷地做,我一直秉持著不要用老鳥視角來做事的心態(雖然我不是老鳥),也要學習,要讓自己融入整個事件的發生裡頭,敞開所有感官去感知這一切。

很難形容那種感覺,當我被丟到這樣的場合裡頭,身體有一種機制就會啟動。完成所有任務時,已經是週二下午接近傍晚,才慢慢開著小藍回家。

途中,因為臨時又有添加的任務,在某個油站停車,下車繼續用手機完成它,再次開動車子已是傍晚6時多,做完東西才感覺到累。把車開出郊區小路途中,經過一個高高的斜坡後往下走,眼前綿延的道路卻看見遠處烏雲密佈,而雷電在遠處狂舞,這畫面真迷人,但轉念一想,那兩個在事故中死亡的少年,已經看不到此情此境了。

再來,把車繼續開到南北大道上時,經過一個高原路段,看見遠處的樹林與海,夕陽西下正火紅上演,火燒雲,烈烈的,所謂magic hour,我也追逐過,這一畫面,任誰看到時都會停下腳步看一看,人生苦短,其實就那麼一瞬間,輕輕一撞、一塌就沒有了明天。

死的,是兩位馬來少年,才17歲,大好前途,以後他們能做的事,比我能做的更多,住在純樸的鄉下,可能對外面精彩的生活有美好憧憬,回想起來,真同情他們的遭遇。


他們兩人騎摩多經過橋時,究竟是在橋塌下來時,一起墜下死亡呢,還是橋塌下了,他們無從察覺,於是從後撞落坍塌的洞口慘死?

現場看到的摩哆上堆滿了黃泥,遺體已經運走,事發過程需要目擊者還原,附近沒有電眼,塌下來的橋,只不過是一條普通,雙車道,通往一個住宅區的通道。

坍塌沒有先兆,所以很多人對這兩個死者的遭遇,都有口難言,都怪命運,不偏不倚選在那時候。一個工程局工作的人,在事發後隔天在現場清場時,告訴我,如果他們的家人,問多一道問題,或者臨時出門前上個廁所,又或者在騎上摩哆時,看見路邊可愛小貓叼著魚跑過,靜看片刻,結局可能會不同。

每一宗不幸的案件發生後,我們總是可以藉由很多的“如果”,來為這一切已發生的事故,做一個可能扭轉結局的猜想,我們的猜想合情合理,因為我們都是存有善心良知的人,我們渴望平安,但事情不由得自己控制。



我一次次剖析這些事故,每次都會在心裡暗暗做一個總結,但凡事總是超出控制範圍的,能做的就是如何去面對。

因此,真的要感恩當下及珍惜當前人事物,有什麼要做的,儘快去做,也不要想太多。我精神一振,在回家的途中聽Avicii。

停泊在屋內的小藍,又陪我征戰多一個事蹟了,要說最有故事的車,該是屬於它了。小藍的里數又增加數百公里了。

曾幾何時,小藍去過的地方,我說出來也沒人敢相信,而西馬一半以上的地區,它其實都已踏過,有些地方還不只踏過一次,無數次來回,甚至荒山野嶺,它都走過。

看著車頭髒兮兮的,我沒有洗,天一亮,又再開它到別的場合去出任務了。小藍也是我的避風港,在外面工作時,它就是屋子,裡面就有我所有的一切,挺喜歡這種感覺。其實就是心裡有種想要過非安逸的渴望。

今天開小藍過檳島出席一個交流匯報,因為後天就要出差,小藍必須留在家乖乖。


近幾年來,我的閱讀都不再集中於一本需要時間才能看完的書,超過50頁的都要慢慢看,反而那些和我工作有關的,例如與各種社會議題有關的雜誌讀物,變成了我的閱讀讀物。閱讀雜誌的收穫是迅速且直接的,不論文字或圖片,都是直接告訴你,但超過50頁的小說或其他自傳還是什麼的收穫卻是慢速的。

所以,是有“想”過,該好好讀一本超過50頁的書,讓自己在長時閱讀一本書的旅程中收穫。

2018年9月7日星期五

游泳橫渡檳威

9月2日接到一項特別的採訪任務,這個任務原本只要我在檳島拍攝,但決定向主管建議兩邊跑,也就是先到了北海,再去檳島。當天帶了寶貝D750和24-120mm鏡頭(第一次拍游泳活動,但還可以拍得更加好),一大早起了個身,沖杯熱咖啡暖肚,慢慢開著小藍來到北海的清潔海邊休息站,天微亮,逾百人一早就聚集在海邊,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等下要游過檳威海峽!

是的,用游的過檳島,想來這任務非常艱難,但對有經驗的泳者來說,這只是他們眾多參與過的其中一個游泳活動而已,雖然有經驗,但也還是應付各種突發情況,例如海水流向的變動,當天是個好天氣,直到活動結束的中午才下雨,此前風平浪靜,太陽溫煦,海水碧藍,除了130個泳者游過對岸,另有4個人,是負責傳送火炬過檳島。

檳城這次成為亞太區大師運動會(APMG)的主辦州屬,傳送火炬,意義非凡,這火炬是由也是運動健將的武拉必州議員王麗麗、檳島市政廳市長尤端祥,還有2名泳將,即去年東運會10公里公開水域游泳賽我國金牌得主葉順財和前國家游泳運動員王淑琳,下海游泳傳送。

他們一共游過6公里長的海峽,橫渡檳威。早上8時下水,直到10時左右抵達對岸,佩服這些運動健將。下水前,喜歡尤端祥說那一句:lets do it!對,就是這種精神幹到底。新聞見這裡






以上,是傳送火炬的照片,火炬4人組出發後,才是130人的游泳活動開始,馬來西亞馬六甲海峽國際游泳賽今次邁入第4屆,其中有77人是中國人,其餘是大馬人和外國泳者,值得一提是有一名視障青年完成了橫渡檳威的壯舉。新聞見這裡

水母還是很惱人呢,因此有不少泳者都被水母螫傷,根據主辦單位的說法是還沒有看見殺傷最大的箱型水母(box jellyfish),其他大大小小的檳威海域裡都有,尤其你坐渡輪過檳城時就會看到了,海面上懶洋洋漂浮的那些就是。

水母繁殖,是因為海域水質的問題,因此,這也讓王麗麗更堅定想要探討及解決水母問題,因為她也有被螫傷,但對於一般跨海泳者而言,水母螫傷是很正常的,只要及時處理即可。

不得不說,這次主辦單位在安全措施上都做到足,除了強制規定所有泳者身穿全身的泳裝,如下圖所見,就是包到只剩下臉的,包括頸部也包著,主要是預防被水母弄傷後,毒液沒有那麼快攻入心臟。

另外有一個浮標,是方便救援船隻看得見泳者,而且出動了應該有上百人的救援隊伍待命,在泳者抵達前,會事先到前方水域觀察水母的活動區域,指示泳者避開或清掉水母。





以上是當天拍的一張照片,整個做到來,也已下午,在檳島逗留片刻,就返回威省啦,充實且不錯的工作體驗。

2018年9月4日星期二

light painting

日前下吉隆坡,為的就是做兩幅眼鏡。

這兩幅眼鏡,都是Goggles牌子的鏡框,個人第一眼看就很喜歡;之所以要做兩幅,是因為原先的那一幅鏡面已經刮花,看東西時每次都有刮痕在前面擋住我,忍無可忍下換了,儘管做了兩幅,舊的那幅我會放在公司備用。

這兩幅,則換著戴,每天看心情決定要戴哪一幅。

我第一次做Sporty的眼鏡,下面這幅就真的夠sport,喜歡紅配黑,想了一下,就給它來個白色底的鏡片,什麼coating都不必。

至於第二幅,我則選擇了有搭配墨鏡一起來的鏡框,墨鏡是用磁鐵夾在上方,不用時只需拆開即可。

本來想做換色的,也就是鏡片自動在室內變白,在外變黑,但想了想還是以套上去的比較方便。

國慶日,趁假期,在家玩一下light painting拍拍商品,下午與柔妹去爬山運動後,晚上就躲在房間裡拍。除了拍這兩幅眼鏡,也拍拍最近趁SST前買的macbook air,以及一些家裡的物品,最後竟然玩上癮,玩到半夜1點多!

享受拍照的過程,在這裡與大家分享照片:

紅色,代表衝勁、熱血。


運動型,流著熱血。

Goggles eyewear,高品質。

眼鏡,簡約風,高瞻遠矚的你所不能缺乏的一幅。(拍著拍著竟然我也很會廣告語)

coming soon,你將會看到我戴上的眼鏡。

特地選擇鏡框,一個藍,一個紅,黑是兩幅彼此的共通語言。

新玩具開箱,其實開箱就應該這樣玩燈光,哈哈!

看,比起白燈光照射,多了特效後,整體都變得不一樣,很科技感的一張照片。

登登登登,這是柔妹陪我去買的macbook air,我的新玩具。

室友送我的香水,到現在還沒用完,因為正式的官方場合我才會用。

我的“找吃”工具之一,尼康SB700燈,最值得信賴的夥伴。

2018年9月1日星期六

慶祝拍拖4週年

這個月,我們步入4週年,為了慶祝4週年,我倆到外練習拍照。

地點,就選擇在我倆好久都沒來的Straits Quay,拍完照後,我們也順便在這裡吃晚餐慶祝下,選擇到Blue Reef吃,是因為上回我和理髮師兩人(兩個男的)來這裡吹風給小藍、小白拍照時來吃的店,一吃就覺得不錯,尤其青醬意大利面,夠濃。

傍晚來到後,天氣很好,光線不錯,拍了不少照片,多數是我們“做笑”的照片,所以大多數不能隨便亂放上來,有好幾張可以分享,我個人覺得漂亮,例如下面這張 :) 有把她的氣質拍出來。


試著拿一些角度。


她幫我拿攝影包包,感覺整體不錯,就拍了一張,蠻喜歡的。


這張移動中所拍攝下的照片,有種說不出的瀟灑味道,好像可以放棄背後一切,一走了之似的。

如果有一件
可以讓你走得遙遠
翻山越嶺
耐穿的牛仔褲一件就夠

何必眷戀後頭,勇往直前就對了
(好像廣告詞,哈)

蠻喜歡女友穿Levi's,向來覺得,比起男生,Levi's更能將女性的柔剛給散發出來。我個人也有兩件愛不釋手(腳)的。


這件也是我陪她買的。


她的腳。


這時候,陽光是背著我們下山,如果在前方來就會更漂亮。


我喜歡捉拍她笑容最自然的時候。


回眸一望。


捕捉自然的微笑。


這是調皮柔調皮時會露出的樣子。


比比看我們的眼睫毛,誰比較長。



華燈初上,空氣中有種恬靜,遠遠的餐廳裡,細細碎碎的笑鬧。


頓時好兇呀。




臨時玩一種穿梭時空感。



從straits quay能看見填海工程。


有達到標準的青醬意大利面,話說,吃青醬的人都很特別,這是我在台灣時,一餐廳Aunty告訴我的,那時我開始很愛吃,一直到現在,如今柔妹也愛吃。

其實,就在我們慶祝四周年時,當天早上陪她到移民局辦理延長護照手續,因為繼我將在九月出差後,她也會在十月公務出差,我們的日期一樣,只是前後不同月,於是趁著SST落實前到商場看看要買什麼,我趁價格還低時買了一台蘋果電腦,準備代替已壞掉的筆電,我們兩討論後,決定合資買一個中等容量的行李箱,這次公務我們倆是不同時期出發,等我用了回來,就輪給她用,之所以會買一個,也是因為考慮到以後我們要國內短途旅行時,帶一個中型行李箱出發即可,這個行李箱我們都蠻喜歡。

2018年8月21日星期二

霹州小鎮趴趴走

比起大城,最近還是比較喜歡往小地方跑。


近期原本計劃到適耕莊小住數天,兄弟姐妹拿了假,準備出發前一天卻碰上小小瓜瑤瑤發燒生病,於是只好改變計劃,只好將適耕莊之游挪到年尾。

請了那麼多天假,怎可閒坐在家?原本,我打算改變計劃到吉隆坡見朋友,加上做兩幅新的眼鏡,但因朋友不得空,一番斟酌後還是喜歡找些小地方來走走、學習採光及拍照。

原本打算到吉隆坡見朋友,做眼鏡之外,也到布城走一趟(雖然不是第一次走了),但也還是把它留給帶柔妹去見識時,而吉隆坡這大城,如果我是獨自開車,就會錯過不少景,最好還是用腳來走,走走停停,可以留住一些影像。

但由於最近空氣不是很好,尤其有煙霾籠罩吉隆坡,本週四、五我又有坐火車下吉隆坡見另一班朋友一次,做眼鏡也就只好挪到本週,於是18至20日,就來趟霹靂州之旅,其實霹靂州之大,很多小地方走不完,每次從家鄉要到愛大華,就只是經過,沒有停下來,於是有了走小鎮的念頭。

柔妹因早前沒有要跟來適耕莊之旅,於是沒請假,因此我可說是率先獨自來探索,走那些,我的小藍沒有走過的路,經過那些我小藍不曾逗留過的小鎮新村老城,說起來霹靂州之大,這一次走,也發現很多可拍的景物。

有些留下次探索到來,因此還是以走主要的“地標”為主。我開車的速度很慢,在一個鄉村與一個鄉村之間川行,想像晚上沒有路燈的情況下,這些鄉村晚間恬靜的時光是怎樣的,我總是喜歡這樣想像它們。

喜歡開夜車,也是喜歡看看這些小鎮的燈與人,有燈就有人,而我是經過的旅人。又一次讓小藍破一個記錄,那就是去到接近霹靂州的內陸地區,走過那些小甘榜路。








計劃好路線。

18日清晨從大山腳出發,行駛在南北大道上行駛約1小時多後,開始轉入南下的路線,就從南北大道進入瓜拉江沙的路口開始!來到江沙後,也沒有直接去市鎮,而是北上到Sauk,看了環山美景,再折返到Kuala Kangsar,午餐過後,再到維多利亞鐵橋,然後順著走的路線是Simpang Pulai、凱利城堡(Kellie's Castle)、Batu Gajah,然後原本計劃想到Bagan Datoh,再到霹靂與雪蘭莪邊界的Sabak,但時間上不足,只好留下次,並選擇了一條不曾走過的小路到實兆遠(沒有途經愛大華),再從那裡返回愛大華我大姐家,小住了數天,又是我大姐家婆煮一番的傳統菜餚、吃上我愛吃的“鋼盤”,給瑤瑤拍照。



來到有皇城之稱的瓜拉江沙,發現這裡的步伐緩慢,大家過著寫意的生活。







20日才開始返回大山腳,返家的路途也是各個小地方走趴趴,不同的是這次有了姐夫和大姐陪同,兩輛轎車一前一後,我們的目的地是到太平見一位朋友。出發前,在愛大華和實兆遠之間的一個村子裡,吃上魚片米粉,好吃,隨後開車,路途是2小時左右到太平,但車還沒到班台之前,我們轉進去莫珍歪原本想買光餅,但碰上週一休,雖然只是短暫進入了離開,但對我來說是發現了新天地,畢竟過去不曾來過,以後就知道了。

==============================

插播一下,這維多利亞鐵橋。

以前,就聽聞這座橋很出名,如今來看它,可能職業病作祟,我卻會去注意它有無獲完好保留,果然還是被破壞了,由於這座鐵橋是橫跨霹靂河,所以有很多釣客在橋上釣魚時,把隨身攜帶的零食袋等垃圾,丟在鐵橋上。

我在這裡觀察時,剛巧遇到一位保護古蹟非政府組織的成員,對方看見我來拍照,便問是來自哪裡,我說遊客,於是就此聊起來了,對方說,他們計劃向新政府申請撥款來保護這座鐵橋,之前有好幾座因為被拆除,就只剩這座了。對方也說到,最近有一個大財團Y( )L為了開採礦物,要拆除3個有歷史價值的隧道,他們正在組織抗議中。

我也發現到,這座鐵橋,不被受到完好保護,另一個是人們喜歡在它身上塗鴉,寫了不三不四的字句,看來,保護古蹟的意識,在我國非常低呢!






 非政府組織說,偷鐵是最常發生的破壞行為。


 塗鴉。


鐵橋上垃圾為患。

下來,古蹟Kellie's Castle也有同樣的問題:塗鴉。


外觀,看上去很漂亮,但裡頭的古蹟保護做得不完善。叫人不要塗鴉的標語,基本上只是擺美。


凱利城堡最出名的地方~靈魂出現呀!

雖然現在是中元節,但“他”的神,不是道教的,是阿們的。


傳聞他會出現的走廊。


從城堡內往外看,這裡開拓成為一個旅遊區後,每次學校假期都吸引非常多的人到來參觀。


凱利城堡本來會建造一個全馬第一個電梯的,但後來沒有成事。

 城堡旁邊的部分廢墟。

走到最高處往下看,太陽好大。

塗鴉

塗鴉

又塗鴉

 也還是塗鴉。


——插播完畢——

==================================================

離開新村後,再往班台前進,來到班台姐夫突發奇想吃當地叻沙,輛車抵達玄天上帝廟前的叻沙檔,中午12時才開始賣,老闆沒擺好桌椅我們已迫不及待,吃過叻沙紅豆冰,就不再做中途停頓,“直鏟”太平,來到太平,朋友招待我們,到一間叫“P.S.L. 炸香蕉”的店,它乾脆就叫炸香蕉,這名字取得不錯,一看你就印象深刻,此店開了有30年。





老闆娘對自己的炸香蕉糕可是非常非常的有信心,不怕你說不好吃,只怕你吃了還一直要,我們就是其中幾個,吃了再到回去再買再吃的顧客,據說這間店的回頭客很多很多,有來自新加坡的打包了整幾十盒糕餅,但他們事前有預訂,這間店的炸香蕉糕是主要賣點,店裡沒有位坐下吃,就一個攤位在前,顧客站在店前選,選好老闆娘就算錢,除了炸香蕉糕,老闆娘也賣炸年糕,一年362天開店(只休3天),只有她在不是新年期間也會做年糕來炸來賣,此外也賣炸咖哩卜(三角形的),重點還是香蕉糕,老闆娘可是在你面前炸香蕉糕的,不怕你說她香蕉不好,她的香蕉都是新鮮而且大條,最重要是,都不是所謂爛了的香蕉,我們常聽說有很多店家都是拿不好品質的香蕉來炸,但這家絕對例外。

吃過炸香蕉糕,再折返回去再買前,我們提著一袋香蕉糕來到了太平出名的煎蕊店,吃上一碗不死甜,但清香的煎蕊,此煎蕊不是煎法,其實是一碗糖水,來馬來西亞,到處你可看到The Best Cendol云云,每個人都叫自己是最好的,但確實你吃起來,每個攤檔又真的不一樣,像太平這個,我個人吃了就喜歡,不覺得死甜似檳城的,當然也有人喜歡檳城的,每個人口味不一樣。

吃完,回到家,就啟程回家啦,路上就不再走小鎮了,而是走上南北大道,慢慢開車回大山腳。完成了這次的短途旅程,下次還會有嗎?會有的,而且會慢慢地探索,套一句某航空與相機的廣告台詞“Through the Lens”,一直覺得,相機把你所見景像永遠留住,很多事情,不也是和這些風景一樣,都是你曾經擁有的嗎?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老實說,在太平和姐夫的朋友仰文聊天,每次都會聊得很開心,我們總是會聊回以前,就算和他不是同班同校,但因為有一樣的過去,這些話題都會變得好笑,好像我們就講到了一位他中學的主任小黑,原來就是現在大山腳日新獨中校長,好熟悉哦,以前陳校長打人時,一班頑皮的學生之中要全部一起罰時,對於好學生,他手裡的籐鞭還是會留一點力,通常放學回到家沒有收拾書包,隔天帶一樣的書去到學校,結果就得趁老師進班前跑去隔壁借書,這些話題,都是我們都會聊的,講得意猶未盡,如果一天時間都充足,三五人一起聊天,那該有多好。只是每一次的聊天,都不能太久,就好像我大姐有了小瓜後,就像仰文口中所說的有limit了,即時間有limit,出外的有limit,要在特定時間回家之類,不能太遲之類的。

==========================================

話說,學校假期期間,很多友族同胞出來拍婚紗照呢,我去一個地點,就有超過5對在拍了,那就是實兆遠的大伯公廟,友族到那裡取的背景是城牆及乾枯的紅樹林。



也有來拍爽的,其實,各個宗教各不同文化,大家都可以相互參觀,這感覺挺好。



趁睡覺,明天上班前寫好一篇文交代一下。